• 学校主页
成理要闻
新闻首页 >> 成理要闻 >> 正文
来源:党委宣传部   作者:林汐璐 刘攀峰/文 地科院/图  编辑:林汐璐  发布时间:2019年11月06日  浏览次数:

编者按:为进一步推动我国地质研究者对隐伏矿床勘探技术和最新理论方法的了解,促进我国隐伏矿床勘探相关领域的研究和创新, 113日—5, “隐伏矿床勘探与技术创新国际研讨会”在我校举办。期间,中国科学院院士李廷栋就“新时代地质工作特点与人才成长规律”为题,做了精彩报告。在此,笔者就新时代地质人才的培养、学校如何乘“一流学科”东风进一步发展地球科学学科群等内容专访了李廷栋院士,成文如下,以飨读者。

 

 

李廷栋院士谈新时代地质工作特点与人才成长规律

 

 


 

人物名片:李廷栋,中国科学院院士,“何梁何利奖”获得者, 中国地质科学院研究员,区域地质学家。曾任中国地质科学院院长、地质矿产部副总工程师。长期从事区域地质研究和地质编图,主持或参加了大兴安岭北部、四川西部、喜马拉雅和青藏高原等地区地质调查研究,完善或重新厘定了上述地区的地层系统、侵入岩期序和构造格架,总结了中国区域地质特征和亚洲岩浆岩发育规律,提出青藏高原隆升阶段和机制。

 

 

记者(以下简称“记”):李院士您好,非常欢迎您来到成都理工大学来做专题分享。此次您选择以“新时代地质工作特点与人才成长规律”为讲座主题,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李廷栋院士(以下简称“李”):我们地质工作的转型升级即是要进入一个新时代,新的时代任务要求我们地质人才要有更广的专业面、更高的水平等。所以此次,我愿意就地质人才的培养分享一些个人思考。

如今,虽然我们的地质人才号称“百万大军”,较解放初期有了跨越式的发展,但我能感受我们国家高级人才仍然欠缺——在新时代,高端人才、领军人才,一流的科学家仍然是稀缺资源。我们想要从地质大国走向地质强国,就必须要有一大批世界级的高水平的地质科学家。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科技的竞争是人才的竞争”,而其中的关键则是教育兴国。一个国家的兴衰,一个民族的存亡,一个单位的荣枯,归根到底取决于人才。科技为本,教育为先——我自己不断思考新时代地质人才成长、培养的规律,也愿意和成都理工大学等高校以及相关科研单位进行交流。

记:在您看来,我国地质工作的新任务、新要求具体指的是哪些内容? 在新要求之下,每一位地质学者应该如何发力?

李:我国的地质事业已经有百余年的发展历史,它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经历了几个阶段的发展,从启蒙阶段到奠基阶段,由奠基阶段到新中国成立后、特别从1952年地质部成立后的大发展阶段,一直到近年的“转型升级”的新阶段。各个阶段都具有其时代特征,承担着那个阶段经济社会发展赋予的任务和使命。新时代我国的地质工作同样肩负着新的任务,呈现出新的特点,主要表现为:目标任务的双重化,服务领域的社会化,调查研究范围的全球化,科技创新的最大化和人才队伍的高端化。

记:在您的认知中,新时代地质人才的成长过程中有哪些规律?

李:地质工作是一项科学技术密集的工作,是一项基础性、探索性很强的工作。地质科学是一门知识和经验积累性的科学。一个成熟的高水平的地质学家是在地质调查研究的实践中,通过实践、认识、再实践、再认识的过程不断积累科学知识和实践经验的基础上实现的。因此,应该尊重人才成长的规律,为地质人才的健康成长和涌现提供良好的环境和条件。具体来说,地质人才成长规律可以分为六点来谈。

第一,投身地质调查研究实践是人才成长的必由之路。地质工作是一项实践性很强的工作,地质工作者大多是在几个地质勘查或地质科研项目实践中,充实了地质科学认识和理论,提高了室内外地质现象的鉴别能力,增长了才干,逐步成为一名成熟的地质学家。地质人才只有在地质勘查研究的实践中不断丰厚了科学积累,作出了重大地质新发现,创新了地质理论、创建了新学说,才能逐渐成长位领军人才,步入大师的行列。

第二,专业领域相对稳定是培养高级专门人才的前提。大地质学中各分支学科人才数量和质量决定着这些分支学科的水平,也决定着地质工作的质量和水平。

高级专门人才的成长,要相对稳定他们的专业,让他们在某一学科领域或某一地区进行长期的调查研究,积累知识和经验,不断深化对这一学科领域或这一地区地质规律、地质理论的认识,以致达到精通的程度。只有这样,才能造就出一批各个分支学科或地区的权威性的高级专门人才。

第三,给足业务工作时间是人才成长的基本保证。科学知识的积累、科学成果的产出,以及人才的成长,都是用时间换来的,保证科技人员的科研时间,使其大部分时间潜心于科学研究,是人才健康成长的必要条件。

第四,加强科学素养教育是人才成长的根基。“为什么我们的学校总是培养不出杰出人才”的“钱学森之问”,原因可能是多种,但是最根本的是科学素养的缺失。我国的年轻地质学家和地质院校学生都很努力学习,但是往往墨守陈规,缺乏对自然现象的好奇感、质疑精神和批判习惯;缺乏采用科学的方法对一些现象进行逻辑推理和实验研究的能力。同时,我们的高等教育仍然存在功利化倾向,轻视基础研究,没有认识到“基础研究是整个科学体系的源头”;缺乏对学生进行科学素质的教育,这些都是导致杰出人才匮乏的主要原因。

第五,强化理论修养和启迪创新思维是高端人才成长的基础。高端人才的衡量标准,不但要有地质勘查和地质科研的实践和能力,而且要有较高的理论修养,要精通本专业学科的基本理论,还要熟悉相关学科的基本知识,做到“基础厚实,专业精深,知识渊博”,并富于创新精神。

第六,培养全球科学视野和提高国际知名度是高端人才的必备条件。地质无国界。许多地质现象和矿床具有全球共同的成生特点和演化规律,许多地质理论和技术方法适用于全球,许多地质工作和地质科研的成果和经验可以相互引用和借鉴,这是当前国际地质合作研究和成果交流异常活跃的主要原因。加强国际合作和交流,扩展全球科学视野,熟悉本专业的全球知识和发展趋势,提高他们在国际地学界的知名度,是高端地质科技人才涌现的必要条件,更是我国走上国际地质强国的必备的人才条件。

记:我校地球科学学科群入选“一流学科”是宝贵的机遇和挑战,在您看来在“一流学科”的东风之下,学校应该如何去发力前行?

李:成都理工大学是我们培养地质人才的摇篮,六十多年来培养了十多万的地质人才。在80年代90年代,我们这个学校在很多方向一度优于国内其他地质院校,所以这所大学是有十分优秀的专业根基。结合如今的发展状况,客观来说高校之间的竞争发展确实面临着资源不平均的情况,所以成理与其他地质类见长的高校相比,也许在整体上暂时无法做到全盘第一,但学校要树立“不求第一,但求唯一”的意识——我们可以在某一个学科方向、某一个领域争取第一。慢慢发展,然后在更多领域实现“一流”,争取第一。

记:在您看来哪些地学方向是成都理工的优势所在,可以集中精力求突破呢?

李:成都理工正在重点研究的青藏高原的一系列课题就非常有意义。首先坐落在“家门口”的青藏高原我们学校已经研究了几十年,积累了大量专业基础,具备不可取代的“独家”优势。其次,研究青藏高原也是为四川省建设做贡献,具有服务社会的意义。此外,青藏高原地区本身的地理意义也非常重要,此地矿产资源丰富且地质灾害频繁。成都理工大学重点研究的青藏高原东缘一带就是地质灾害是最强烈的地区之一,值得我们重点关注——通过我们的研究把基础地质研究清楚,对生态环境灾害方面提供一些重要理论支撑,这些都是极为重要的工作。

记:地质学习是一条辛苦的路,作为地学师长和前辈,请李院士对地学专业的学子们提出一些寄语和鼓励。

李:记得毛泽东主席在1950年在莫斯科说接见咱们留学生的时候,说了这么几句话: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是八九点钟太阳,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我们国家能不能变成一个地质的强国,地质事业能不能适应国家在新时代提出的新要求的关键在于我们地质工作者能不能尽到我们应尽的责任。从事地质事业,我们要不忘初心——地质工作是一个艰苦的行业,但是我觉得我们地质工作者只要为我们国家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我们再苦也甘心。

现在年轻一代的条件好了很多,但我想我们作为地质工作者,还是应该坚持前辈们艰苦创业的精神——弘扬李四光等老一辈地质科技工作者报效国家、服务人民的初心和使命、自觉把个人前途同国家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强烈的家国情怀,践行 “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地质三光荣精神,对我们国家“两个一百年”宏伟目标的实现,对于国家民族的振兴,做出我们地质工作者应有的贡献。

 

 

 

 


学校地址:成都市成华区二仙桥东三路1号 邮政编码:610059

成都理工大学 蜀ICP备050269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