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校主页
媒体关注
新闻首页 >> 媒体关注 >> 正文
来源:媒体关注   作者:  编辑:  发布时间:2019年04月15日  浏览次数:
 

博士三人组团“蓉漂” 扎根同一所高校搞科研

 

来源:锦观新闻客户端

(http://vshare.cdrb.com.cn/?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normal/article/4/221805)

 

 

志同道合,他们因与土壤、植物打交道而在其朋友圈内被称作博士三人组;初出茅庐,他们一举拿下三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科学基金项目;扎根同一所高校,海外归来的他们组团并肩走上科研路......在成都理工大学,地球科学学院称得上是该校地学领域最丰富的骨干学院之一,除了众多的构造地质学、矿产普查与勘探、矿床学、矿物学、岩石学领域专家,他们还在不断地引进森林科学与森林生态、土壤学、生态学背景的人才。唐晓鹿、刘世宾、陈果三位“85”后就在这个团队,而刚好,这些专业背景他们都具备。

唐晓鹿:

德国哥廷根大学森林科学与森林生态学博士,后于德国马普生物地球化学研究所从事博士后研究工作。发表SCI论文16篇,总影响因子35.334;其中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SCI论文14篇,总影响因子30.145

刘世宾:

德国哥廷根大学土壤学博士,发表SCI论文7篇,总影响因子31.242;其中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SCI论文6篇,总影响因子30.330。在 Land  Degradation & Development 行业顶级期刊发表论文2篇,此期刊影响因子9.7872017年)。

陈果:

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生态学博士,发表的论文SCI论文12, 总影响因子 35.099, 以第一作者或通讯作者发表SCI论文6篇,总影响因子17.370

作为成都理工大学地球科学学院首次以团队形式整体引进的青年科技人才,唐晓鹿、刘世宾、陈果三人掌握着核心的全球尺度空间数据分析与处理、土壤酶、氢氧同位素测量等先进技术,并在行业知名期刊发表论文35篇。相同的海归背景,共同的科研研究方向,是什么样的机缘巧合促使三人组团共同前进?通过怎样的努力,三人均成功通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科学基金项目审核?怎样将自己的优势与学校的优势结合起来承担起应有的学术担当?49日,记者走进了这支扎根成都理工大学的“85后”科研男团,感受了一番海归后的他们在科研道路上所流露出的年轻自信与不断探索前行的精气神。

 

三人合力组团   齐齐回国加盟同一高校同走科研路

是继续国外研究或是回国深耕?

是单打独斗或是组团共进?

向记者回想起2017年的那一次选择,唐晓鹿依然坚定,那时31岁的他,即将完成德国马普生物地球化学研究所博士后工作,站在人生十字路口,规划着未来的研究轨迹。“国家生态事业的发展让我的专业更加有了用武之地,而科研团队合作模式则是打破了‘单兵作战’的专业认知局限,创造出1+1大于2的合作效益。”

去哪里找队友呢?

唐晓鹿想到同在德国哥廷根大学攻读土壤学博士学位的师弟刘世宾。彼时,刘世宾与课题组内的几位华人同学时常聚在一次做饭、煮火锅。经常串门去旁听“别人家课题组”内部讨论的唐晓鹿成为了蹭饭的常客,一来二去,大家愈发熟络。“在一次聚会中,得知博士毕业在即的刘世宾同样准备回国发展,我便和他交换了组建科研团队的想法。随后,通过刘世宾及其他海外同事介绍,我认识了毕业于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生态学专业的陈果博士及其他有回国意向的人员。”经过两个月的磨合、筛选,唐晓鹿、刘世宾、陈果最终成为了这支海归博士团队的第一批固定成员。

三个人的聚合,且各自在全球气候变化、生态学、土壤学及植物科学等领域的特色优势,很快他们便以团队名义寻找国内高校、研究机构的合适岗位。“期间我们还建了一个代表团队研究方向的微信群,取名‘植被与环境变化’。”唐晓鹿告诉记者,作为发起人和负责人,他从20174月开始为刚组建的团队物色理想的回国工作单位。

 “在海量的招募信息中,成都理工大学有关新生态学方向的招聘信息与我们团队研究领域不谋而合。”刘世宾说,“我们团队简历上的各类学术论文的数量、质量,以及团队未来的研究构想等令校方十分看好。”很快,学校向这支年轻的团队伸出了橄榄枝。

尚在德国的唐晓鹿与国内有六个小时的时差,令他惊讶的是学校人事处、学院负责人在收到邮件后,总能在第一时间作出反馈,“我们与学校互通了上百份邮件,校方几乎做到了秒回。对于我们团队的提出的办公用地、科研启动资金等各项申请,学校也尽量满足,甚至以突破先例的力度予以支持。”成都理工大学求贤若渴的姿态,对年轻科研人员的真诚与热情,令团队成员十分感动。“我们很快做出了决定,这就是我们的选择,这就是我们想就职的地方。”至此,三人再没考虑包括985在内的其他高校的邀请,于2017年正式入职成都理工大学地球科学学院。

 

三人各自发力  找准科学问题是通过基金申请的“秘诀”

就在入职该校仅4个月后,唐晓鹿、刘世宾和陈果就各自提交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申请,20188月结果公布,三人均成功通过了项目审核,拿下基金项目。从201711月开展讨论、12月开始撰写,到20183月提交申请书,看似顺风顺水的过程,背后是团队成员前期充分钻研的结果,“总结我们如何成功拿下项目审核,其实靠的是知识积累,譬如发表的高质量论文等;找准科学问题;良好且专业化的写作能力。”细数着各自项目通过审核的“秘诀”,唐晓鹿脸上流露出得意的笑容,挡不住的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找准科学问题是决定基金申请成败的关键所在。”在团队成员陈果看来,想要找准科学问题,唯有“多看、多写、多练”,在不断的实践与试错中修正自己的研究方向,练就发现问题的眼光。而回忆起自己“找准科学问题”能力逐步提升的过程,唐晓鹿曾经历一些小挫折。博士期间他的一篇有关土壤呼吸的英文论文,接二连三被Plant and Soil等期刊退稿。“找不到正确的科学问题,选材无特色,数据背后的意义阐释不足”是投稿被拒的主要原因。此后,他不断思考该如何提出科学问题。首先要确定好研究方向,其次是通过大量的文献阅读,基于已有研究和自身所长,从不同视角提出新假说、新观点,并予以证明。“问题没找准就是方向性的错误,无论后期再下多少功夫都是徒劳。”唐晓鹿说。

找准了科学问题,下一步则是要将问题与自己最擅长的研究领域、方法论相结合。在此次基金申请工作中,唐晓鹿、刘世宾、陈果分别申报的《毛竹林地下碳分配对氮磷添加响应机制研究》《青藏高原牦牛粪便的施用对土壤属性和植物生长的影响研究》《岷江上游冬季土壤理化性质对土壤氢氧稳定同位素库的影响》皆是他们多年的研究方向。充分的准备加上极具地域精准针对性、可实践性等优势无疑大大提升了基金命中率。

研究选题的准确定位、申请人的科研能力及经验等都没难住这支年轻的团队,倒是申报书的撰写令他们捏了一把汗。由于刚刚回国,成员们对申请书的填写规范及准确的中文表述略有生疏。“为解决写作语言上的不足,我们除了相互阅读申报书、纠错以外,也多次向地球科学学院杨武年教授、邵怀勇教授以及业内的专家请教。“经过教授专家的指点,我们的项目申报书有了一个质的飞跃。比如将‘要解决什么样的问题’这类通俗说法优化为‘针对什么样缺陷解决什么样的问题’这样的句式,申报书的表述力立即上升了一个水平。”三人纷纷认为,在申报基金时一定要具有开放精神,多请他人阅读自己的申请书,倾听不同的声音和评价。

 

三人续力引荐人才   乘“双一流”东风与学校共发展 

出野外,做实验,处理数据,撰写论文,这是这个“85后”科研男团的工作日常。年轻有拼劲、拥有较好的英文写作水平是他们的优势,但争取大课题、大项目时的经验尚浅,以及实验室硬件条件不足等则是团队不得不面临的短板和困境。在申请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青年科学基金项目的同时,三人也在学校科研启动资金的支持下,尝试延展研究新方向,积累相关专业数据:如陈果运用氢氧同位素研究蜀南竹海硬头黄竹水分利用策略等。

    “我们希望通过自身的不断尝试,与学校优势特色学科深度合作资源共享,争取更多的‘国字号’的重大课题项目。”他们明白,在高校竞争异常激烈的当下,唯有学校稳居“双一流”高校之列,才能为个人和团队的发展提供更好的科研资源和平台。“个人的成长和学校的发展休戚相关的,所以我们无论是做科研、写文章都会主动思考怎样将自己的优势与学校的优势结合起来。既有助于自己成长,也为学校发展做出应有的学术担当”。据唐晓鹿介绍,今年4月,该团队三人开始招收第一届研究生,他们将与更多有志从事该领域研究的年轻人一起,在研究植被与环境变化学术道路上不断探索前行。

在推进研究工作的同时,这支年轻的海归 “科研男团”也积极借助学校“珠峰计划”优惠人才政策引荐优秀人才来校工作。据了解,通过该“科研男团”的引荐,近期,中国科学院南京土壤所曹龙熹副研究员也即将入职,成为该团队的第四员大将。   


学校地址:成都市成华区二仙桥东三路1号 邮政编码:610059

成都理工大学 蜀ICP备050269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