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校主页
砚湖笔谈
新闻首页 >> 砚湖笔谈 >> 正文
来源:宣传部 大学生记者站   作者:何茜如 曹一帆 李乐欣 陈雅妮 曹海若  编辑:林汐璐  发布时间:2020年11月05日  浏览次数:
是否保密审核

我的大学“满月”日记

这一年是不寻常的,西校门两侧古意苍苍的行道树知道。以往,那些行囊满载、东张西望的青涩面孔,在夏末榕树开始结出小小黑黑的果子时,就热热闹闹地涌进来了。而今年他们来时,果子落了,大约又过了半个月有余。

916日,满园的桂香庆祝这迟来的相逢。每一张面孔都是陌生的,但每一个他们又是那么熟悉——兴奋又不安,与父母不舍挥别;第一次坐在小白龙的最后排,把双脚快乐地伸出去;与室友或骑行,或步行,在校园漫游,合影,探秘美食……仿佛一见如故地,热烈地投入大学生活。

 

1015日 星期四 阴

——”

回到寝室,伴随着钥匙转动的声音,一个私密又快乐的小世界拥抱住我,仿佛在说“欢迎回家”。我想起一个月前,也是这神秘的“咔——”的声响,带领拖着行李箱的我在这里与她们相见。

那天我来得很早,面对着空荡荡的床位,想象着日后在这里学习和生活的场景,我一面期待一面担忧。期待着,和来自天南海北的室友谈天说地、在大家各自的方言中寻找乐趣、大家各显神通地展示自己的才艺……但我有更多的担忧,担忧自己神经大条会惹人厌烦、担忧生活习惯的不同带来麻烦、担忧因为皮毛小事产生隔阂……

但这些担忧在接下来的几天很快就被点点滴滴的小温暖融解了。

没过多久,六个姐妹就其乐融融地打成一片。在没课的晚上,我们手挽手穿过操场去图书馆学习,昏黄的灯光照亮脚下的石板路,营造出一种宁静的温馨。夜聊时分,我展示出自己的手账本,大家都不自觉地打开了话匣子,分享过往的趣事。某天的晚训突然因大雨倾盆而被取消,和最好的小姐妹苦等50分钟的小白龙无果,于是不管不顾地冲进雨里,风风火火地走回寝室,一路吐槽一路欢歌。人的欢声与雨的落伞檐的嘈杂交相合奏,夜雨滴答伴随我们的脚步,香樟林的晚风穿梭在我们的发间……

我不知道风是在往哪一个方向吹,我只知道在这个小小的家中,会有我期待的乐趣与温存,这个相遇,比我想象中的更加浓墨重彩。

 

1016日 星期五 阴

今天去上课的路上偶然看到一个牵着妈妈的手蹦蹦跳跳去上学的小女孩,我忽然想起最后一次在爸妈的陪伴下上学,就是916日,他们送我进大学校园的日子。算算日期,开学已经一个月了。

犹记得即将去学校报到的前一天,我正忙着收拾我的行李。“起开起开,你看看你还能干什么,收拾个衣服都收拾不了!”妈妈皱着眉头,撇开我的手,将我叠放在行李箱里一团乱的衣服一把抽出,开始一件一件的重新整理。“娃都这么大了,能让他自己学着收拾吗?你把活都给他干了,他能学会啥?”爸爸见状放下手机,又一次与妈妈展开了有关教育真理的大讨论。作为争论对象的我低着头坐在一旁,不知所措地滑动着手机屏幕,心想报到的日子快些来,好让我逃离这日复一日的吵闹。一会儿,争吵声终于停了下来,我的行李被妈妈收拾得干净整齐,我躺在床上想着明天报到的事。

濛濛阴雨若有若无,经过一夜的辗转反侧,终于熬到了第二天。完成了必要的报到流程,午饭后我和爸妈来到了宿舍。一起擦洗床板,铺被子、搭蚊帐时,爸妈不时嘱咐我生活上的细微小事;不知为何我心里涌起千言万语,却无语凝噎。一切都安排好之后,我和爸妈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兜兜转转。晚上八点在东风渠畔的照相馆,我拿着一叠照片走了出来,发现本就灰蒙蒙的天更加昏暗了,细密的雨飘落下来。在陪我照完寸照后,爸妈就要走了。

“没钱了就要,别委屈自己,赶紧回去吧,晚上好好休息,跟同学都好好的啊。”几句简单的叮嘱之后,我转过身装作若无其事地离开了,我仿佛能感受到父母在一直看着我的身影在人群中远去,半晌察觉脸颊湿润了,竟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昨夜的吵乱浮现在脑海,曾让我感到不胜其烦的声音竟如此温暖。

一个月了,爸妈的牵挂时时陪伴着我。看着开心的小女孩,我也跟着笑了起来,加快了去教室的脚步。

 

1018日 星期天 阴

算了算日子,从我第一天进入成都理工大学校园到现在,已一个月有余。在这一个月里,军训结束后,学习生活便徐徐展开,我的心情也随之起起伏伏。

初入大学校园,一切都显得那么新鲜而陌生。去教材科领课本,竟需要动用一整个行李箱;教室也不再固定,课表上每堂课的教室号码,好像一串秘密电码一般晦涩难懂。唯有回归课堂,才让我有了那么一丝的熟悉感,但随之而带来的也是陌生感……

原来,上什么课是可以自己选的;和你上同一节课的人也不一定是你的同班同学。

仍记得我的第一节课,发生了一件令人啼笑皆非的事。那天早上,我和室友们睡过了头,匆匆赶到教室,见老师还未到,内心窃喜,长舒了口气。愉快地听完了大学的第一节课,下课后,却又惊慌地发现我们选错了课、走错了教室,于是慌忙找到老师说明情况。糊里糊涂、手忙脚乱地,我的大学学习生活正式拉开了序幕。

面对全新的学习环境,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调节,我对高中学习与大学学习的差异深有感触。高中时,我更多是被动学习,大学于我而言好像是暗夜中的微光,引领我走出迷茫与荒芜,那时候,我唯一的目标就是考上大学。到了大学,天光大亮,我却好像产生了新的迷茫。晦涩难懂的专业课,信息繁杂的公共课,难度剧增的英语四级考试都让我感到焦虑。直到思修课上老师布置的一份作业——一份大学四年的生涯规划,让我重新思考我的大学生活该如何度过。我来到图书馆,看着埋头苦干的学长学姐,内心也慢慢平静下来,开始认真思考与规划四年的大学生涯。脚下的道路逐渐明晰,我抬头远望,仿佛又找到了引路人般的那点点星芒。

现在,我开始慢慢适应大学的学习生活。在大学,我没有“被安排”,我可以自由选择自己努力的方向——人生更多的可能性张开双臂,等着我去拥抱。

 

1017日 星期六 晴

夜色如砚台上磨的墨,越发深浓了。

我走在去图书馆的路上,一任冷风扑面。

许是夜晚作怪,风越大就越想起家来。“朝来入庭树,孤客最先闻”,看着飘散一地的落叶,我不由得产生了一种异乡人的孤独感,仿佛一道隐形屏障,将我与这座城市隔离开来。

“望极天涯不见家”,古人数年不归乡,只得从梦中折柳回故园的情绪我似乎在此刻能够领略一二了。虽然只是短短一月有余的时间,我思乡的念头从产生起却是一日胜过一日的强烈了起来,眼眶不由得开始湿润,内心千言唇难启,只能化作最简单的三个字“我想家”。

我想念妈妈做的糖醋排骨,想念湖南的辣椒酱,想念那亲切的地方口语和一张张熟悉的脸孔……我好想,好想念你们。

想着想着,却已走到了图书馆的门口。

抬头望,灯火千盏,万点星光,无一处黑暗,而每一盏灯下,都有一个在默默努力的身影,他们之中,不乏异乡人。难道他们没有过遥望明月,辗转徘徊的夜晚?但且看他们,个个踌躇满志,意笃前行。

我想起了初入大学认识的人们;打成一片的室友,亲切幽默的老师,假装生气的宿管阿姨,从不抖勺的食堂大妈……

他们如此可爱鲜活,我却仿佛忽略了眼前,一昧沉溺于过往。

我不由得拾阶而上,一步一步愈加坚定。

我不能永远被庇护于父母的羽翼之下,越过山丘,才可见光芒万丈。

过往种种,皆为序章。湖南到成都一千余里,距离不仅熬出漫长的思念,更孕育着细无声的成长。因为离乡,似乎是追逐理想之必经旅途。

秋夜的灯火要睡了,现在在我耳边私语的是久违的乡音吗?

湖南,我会在梦里寻你——

但是成都,我会在现实中奔向你,更加用力地拥抱你。

路旁的树木一年比一年粗壮,路过的人却一直年轻。大学时光像一本厚厚的集邮册,酸甜苦辣咸,皆缤纷罗列其中。我们在这里捡拾、寻找、迷失、收获,以成理校园为坐标,探索独一无二的人生脉络。

 

 

 

 

 

 

上一条:历史深处的水与月

下一条:月饼灯


学校地址:成都市成华区二仙桥东三路1号 邮政编码:610059

成都理工大学 蜀ICP备050269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