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校主页
成理文化
新闻首页 >> 成理文化 >> 正文
来源:新媒体工作室   作者:统筹:林倬全 刘朔 文:徐豪 刘朔 林倬全 高千惠 图/视频:徐豪  编辑:王潇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20日  浏览次数:

【实习Power】峨眉山地质认知实习 我们去了2.5亿年前的四川

 

开栏语

或在实验室里一丝不苟地记录数据,或扛着摄像机穿梭于成都的街头巷尾……每个成理学子人都与专业实习发生着或有趣、或令人成长的故事。

我们特开设“实习Power”栏目,以实习生第一人称为视角,以“跨专业也能听懂”为基准,面向全体成理师生讲述与专业实习有关的故事——在这些故事里,将有更为丰富的人与事交织、叠加、层层浮动并渐次清晰,使学校在人才培养中的精神品格、人文内涵被更加生动地呈现。

本期内容为2019年第一批本科地质认识实习。

 

故事要从2.5亿年前二叠纪时期的四川说起。

那时距离合川马门溪龙出现还有1亿年,四川还是海陆交替。海滩被海浪冲刷出一道道鳞片状的浪纹,也刻着两栖动物海边捕食时留下的足迹。

某天,岩浆从地下深处喷涌而出,将这里的一切封存到了地下。这里原本种类丰富的生物,一部分形成了南酮、松藻、天府等煤矿,一部分被岩层覆盖形成了化石。

5千年后,在恐龙即将称霸的时代,地壳运动使得被海洋淹没的地区上升成陆,四川盆地边缘逐渐隆起成山。那个被岩浆封存的世界随着峨眉山的升起再次回到地表,在不同岩石的堆叠下继续沉睡了1.9亿年,直到上个世纪被我校研究团队在峨眉山龙门硐发现,并于1984年建立了地质剖面保护点。这里完整的地层出露,丰富的沉积标志,吸引了大量的专家学者来此考察观摩。

我们此行目的之一,就是去峨眉山“看海”,看那个定格在2.5亿年前的世界。

 

▲峨眉实习点

 

■ 峨眉山将是我作为地质人登上的第一座高山,也将见证我的第一次野外地质实验

 

2019311日,我作为环境与土木工程学院地质工程专业的学生,与五百余名同学一起,站在峨眉山脚,在老师带领下开始了为期17天的地质认识实习,走过各有特点的7条实习路线,去学习野外地质工作的方法和地质工具的使用,掌握分析解释地质现象等实践技能。

山谷里回荡着鸟鸣声和树叶的窸窣声,水汽偷偷钻进我衣角的缝隙,盈盈的溪水荡漾在脚边,鱼成群结队地逆流而上。走进龙门硐,35年前的石碑已有些斑驳,2.5亿年前的波痕和动物化石依然清晰可见。

 

▲前行途中遇见的波痕

 

“来!同学们现在转身看河滩上的这层洪积物!”老师边口头讲述边将其剖面图熟练地画在黑板上。寥寥数笔,断面上的岩层及构造形态便一览无余。为了让我们充分理解见到的地质现象,老师都会扛着黑板奔走在各个实习山路上。膝盖、手掌、山路中的峭壁、身旁同学的肩膀,都成了支撑我们速记的课桌。

 

▲在野外,老师携带小黑板即时教学

 

除了分析剖面图外,考察岩石特征也是必不可少的环节,这时候,地质“三大件”——地质锤、地质罗盘、放大镜就成了我们的制胜法宝。初出茅庐的我们只学过它们的基本使用方法,在野外一遇到稍稍复杂的地质现象,就手忙脚乱起来,尤其是地质罗盘,总用不对……

 

▲地质罗盘、地质锤

 

注:地质罗盘又称“袖珍经纬仪”。野外地质工作不可缺少的工具。主要包括磁针、水平仪和倾斜仪。结构上可分为底盘、外壳和上盖,主要仪器均固定在底盘上,三者用合页联结成整体。可用于识别方向、确定位置、测量地质体产状及草测地形图等。

 

就在一筹莫展之际,老师来救场:校正罗盘磁偏角,上盖紧贴待测层面,上层面读北针,觇板对准待测物……

 

▲老师演示地质工具使用                                 ▲老师现场指导

 

一路上我们还见到许多自然“艺术品”,虽然明白其形成原理但还是不禁啧啧称奇,2.5亿年前的虫子经岁月珍藏变成虫纹化石,“镶嵌”在悬崖峭壁;历史上锋利的风与雨共同作用将刀砍纹理错落有致排列在岩石上……

风与水对岩石的侵蚀是一视同仁的,而不同的岩石对侵蚀的抵抗能力却有所不同,最终在风化作用下,岩石展现出奇特的差异,造就“大自然的磨刀石”。

 

▲虫迹                           ▲刀砍纹理

 

一波接一波的知识让我们应接不暇,边走边观察、边追赶队伍边记录岩性是常态,裤腿上沾满泥土,树叶落到发间也无暇顾及。

 

■ 在溶洞中上课是怎样的体验

 

来这次实习之前,我只在书本上见到过溶洞,五号实习线上的紫澜洞,独特的喀斯特地貌使其成为我们此次实习的必经之地。峨眉山的紫澜洞,仿佛一位久居山林的隐士,外界的沧海桑田与他无关。紫澜泉涌出的重碳酸钙镁型水,将坚实的白云岩开凿出九曲回肠的甬道,水流渗入石灰岩的缝隙,从洞顶缓缓滴下,后水汽散去,散不去的钙质经过长时间的累积成就了今天的石钟乳。再后来,孕育他的紫澜泉水位下降,紫澜洞的样貌渐渐浮现。沉寂数年之后,它终于迎来了一顶顶好奇的安全帽。

紫澜洞是一个未经开发的溶洞,洞口草木茂盛,内外温差的变化导致洞内寒气逼人。溶洞迂回曲折,长约50m,高15m,洞内狭窄处几乎寸步难行,每个人都要凭借手电光才能勉强钻过。洞底怪石嶙峋,天然形成的石钟乳、石笋、石芽随处可见。有的从洞顶悬垂而下,有的如同真正的竹笋从洞底笔直向上,只有亲眼所见,才会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叹为观止。

 

▲紫澜洞口                         ▲洞内考察

 

▲在溶洞中上课是怎样的体验

 

■ 重温现场的第二课堂有多重要!

 

如果说野外是我们实习中的“第一课堂”,夜晚的教室这个“第二课堂”也尤为重要,有了它,我们才能对白天的知识进行总结归纳。夜幕低垂,万籁俱寂时,教室灯火通明,尽管经历了一天的奔波,我们都已十分疲惫,但一整天积攒下的问题还有很多没有得到解答,依然渴求老师的教导。

而老师在黑板前的身姿依然矫健,花一个多小时带我们绘制路线中所有的剖面图,重温所经地点的地质构造。细密的汗珠、热切的话语,我们看不出老师体能的极限,看不出他们皮肤原本的颜色,也想象不出没有他们的地质课堂能否让我们这般热爱。

 

 

■ 硬核沙盘,你必须拥有!

 

沙盘也会帮助我们直观感受整天的路线地形, 1: 2500的峨眉山地质地形模型沙盘详细地描述了峨眉山地区整个地层分布及构造变形特征。清晰的断层线、特意分色标记的地层、还有灯光串联起的每条实习路线,沙盘上的每个细节都凝结着我校地质人的汗水,几代学者翻山越岭,用自己的脚步丈量峨眉山的每一片土地,探明每一处危险,才让今日的我们能安心走过每一条路线。

 

 

晚课结束后,沙盘前的人越聚越多,我们围着它观察学习,近乎贪婪地用它消化知识。沙盘上标注我们实习路线的小灯亮起。那串小灯的微光,照亮了眼前的峨眉山的姿态,同时也照亮了我心里的地质学的样子。

 

■ 登顶峨眉吗?挑战体能极限的那种

 

有时路线稍长,需要在野外吃午饭,简单的一块面包,一根火腿肠,一盒牛奶便能抚慰奔波了一上午的辘辘饥肠,选一片依山傍水的宝地,伴着潺潺溪水用餐,还可以再来点当地的特色小吃。辛苦的考察过后,这样的一餐赛过满汉全席,地质人的快乐就是这么简单。

由于我们的实习路线与旅游路线部分重合,因此我们的考察过程中少不了猴群相伴。我们定点记录时,它们便在一旁好奇地探头探脑,也会在老师讲解时煞有其事地站在栏杆上一同“授课”。作为地质人,整日与岩石土壤打交道的同时,能够与这些可爱的生灵相遇,不失为地质路上的一件乐事。

 

 

从事地质工作,攀山路、走险路几乎是常事。如果没有足够强健的体魄,高强度的野外勘察也无从谈起。此次登顶峨眉山,既是一次绝佳的游览机会,又是一场对体能素质的考验。从峨眉山脚下的万年寺到峨眉山金顶,全程40多公里,上下高差2000多米,随海拔升高,气温下降明显,路段上的积雪已经累积成厚厚的冰,我们向上攀爬的每一步都战战兢兢,稍有闪失便会摔倒。这时团队的默契就显得尤为重要。无需多言,总有健壮些的同学当先锋为队伍开路,见谁要滑倒时总会有四方伸来的援手助一臂之力。

 

 

当我们穿过云层,踏过雪地,与同行伙伴一同站在金顶,屏息遥望穿过云海升起的朝阳时,这十几天来所有的辛苦都化作了巨大的满足感与幸福感,都化作了众人口中的一声高呼。峨眉山是我作为地质人登上的第一座高山,也是我和野外地质实践的第一次相遇。无论以后走多远,我都不会忘记,这里是我梦想开始的地方。

 

▲小组团队金顶合照

 

沉积岩的形成,需要一层一层砂质、泥质的搬运、沉积,在地壳运动的推动下最终形成。地质学的学习亦是如此,需要理论的支撑,实践的验证,而最终推动它的,是我们对这门专业的热忱和坚持。

实习期间,环境与土木工程学院院长李天斌教授给我们做专题辅导报告时说:“地球科学是一门基础学科,对于解决西部复杂地质环境条件下的工程问题具有重要意义。”成为工程师解决工程问题,这是许多同学选择这个专业的动机,地质实习悄然间点亮了许多人内心的火种,希望这束火种能引领我们投入到更深层次的学习中,能保持对地质的热情,在将来以成理地质人的身份,骄傲地在祖国的各个角落贡献自己的力量。

 

感谢此次实习指导老师提供专业指导及师生供图

实习指导老师:赵其华、王刚、汤明高等38

实习学生:环工学院2018级地质工程、土木工程、工程力学、地下水科学与工程专业,环境学院2017级环境工程、环境科学与工程专业共513名分为17小组


学校地址:成都市成华区二仙桥东三路1号 邮政编码:610059

成都理工大学 蜀ICP备05026980号